更多关于 演唱会专辑背叛政治艺术家的新闻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7 20:41

  王菲也很神秘

  张亚东告诉本刊:“王菲整个给我的感觉就是个不刻意的人,有超强的感悟能力,而且平时是不显示的。有些人平时思想光辉,言谈话语都透着与众不同,结果做事情没看出什么。王菲恰恰相反,大多数时候像个普通人,朋友哥们儿,从来不正经谈什么艺术的创造性话题,但她的直觉是精准的,在她唱歌的那一刻,或者在她听音乐的那一刻,她是非常精准的。在录制《浮躁》的时候,我做了一段音乐,在录音棚放了一遍,王菲说,不安,叫《不安》吧,她可能比我更能找到音乐表达的东西,我觉得这是直觉。”

  张亚东说:“有时候王菲会带给你一种气场,她可以罩得住那个东西,让你放宽心,随便你想做什么。我觉得我的生活里多数时候特别被迫扮演自己的角色,比如我是音乐制作人,我永远跟人说哪个是主打歌,编曲是什么风格,编曲、录音、主打歌可能是我的台词,我这辈子就领到了这个剧本照这个念下去。王菲则永远不按这个剧本走,你不能限定她,她每天都跟你开玩笑,玩儿,瞎聊,跟个小孩一样,说唱就唱说录就录。录的那一刻,你觉得听她录音就像看演出一样,被她感动,在录音棚很少有歌手一次能把歌唱完,或者每次都那么完美,你都忘记你在录音了。大多数人录音都是截来截去,你都录疲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吗。她就是不愿意按照惯常的方式出牌,她总会给你意料之外的答案和结果。她的好多做法挺反商业的,也许这就构成了她整个人的魅力。有的人叛逆是行为上,有的人叛逆是骨子里。王菲的叛逆来自自己的需求,她在不同时期做了很多我觉得叛逆的事情,《天空》那张唱片非常好,对啊做下去啊,结果接下来的《浮躁》,太奇怪了,完全不同路数。”

  提示:“她会忽略掉其他方面因素,比如感情,我认为这算是一个喜欢她的理由。”

  张亚东说:“我认为她有非常固执的一面,非常坚持,就像《执迷不悔》、《讨好自己》,不愿意妥协凤凰娱乐(fh03.cc),她会忽略掉其他方面的因素,比如感情,我认为这算是一个别人会喜欢她的理由。她整个人在台上就有大明星的气场,加上她的声音本身非常不食人间烟火,甚至表情也特别少,台湾歌手,像你的姐姐妹妹,跟你探讨。王菲永远一副冷冷的样子,唱多有感情的歌曲都是这样,她的固执、真实、不讨好,我认为是特别有魅力的。对媒体、对大多数人来说,你对我好点,不然我灭你。但她就不对你好,相对就更醒目。音乐不可能讨好所有人,能讨好所有人的未必是多真实的音乐。人人都有让别人认可自己的心理或者需求,每个人说话都会选择一些尽量不招别人反感。王菲不是这样的人,她完全在自己的状况里,在这种情形下才比较可贵。”

  同时,张亚东反复强调自己不了解王菲,他和王菲、窦唯不是一类人:“跟王菲合作,始终觉得不了解她的内心,王菲对我来说是非常神秘的,你无从摸索她内心究竟是怎样的,或许因为这样会更有魅力。有的人跟你掏心掏肺,跟你喝大酒,可你并不觉得由此对他有多了解,王菲对我来说是一个另类,她不在我的规则里,我觉得用我的思路不能理解她。窦唯跟王菲很多地方是一类,都是不按常理出牌。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创造力,因为我知道太多好东西,我总能看到自己不好,这个非常影响自己的创作,你总想改进,可能费了半天劲把你的长处也忘了。有的人完全不顾忌这个,我觉得艺术家需要盲目的激情。我不太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,窦唯自己做摇滚,做着做着把自己否定了;做《黑梦》,做着做着又把自己否定了。王菲也是不断在寻求,我觉得这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我们这个地区整个人的意识状况、觉醒状况,和政治是相关的。拿台湾来说,李宗盛、罗大佑到现在写歌还是那样,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,对我们而言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从最早的看不到,一点点,到全世界都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对自己背叛。”

  王菲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成为歌手,她在当时录制过3盘磁带,内容以翻唱台湾流行歌曲为主,但当时北京几家以录制流行音乐为主的音像出版社的负责人,都没凤凰彩票(fh03.cc)有与王菲合作过,王菲的专辑使用的是内蒙古音像出版社的号,至今已无从查考。1987年,第二届百名歌星演唱会,王菲的母亲找到了当时的演唱会负责人甲丁,希望王菲能参加这场演唱会。甲丁听了王菲的歌之后觉得还不错,便让王菲加入进来。之后,王菲便到香港定居。可见,这段在内地歌坛的经历,王菲还是很边缘化的。

  王菲在录制一张唱片的时候,从来不跟制作人要求什么,当她选定一首歌,编曲结构定好,进棚后张嘴就唱,唱完后走人。因为她在此前已经对一首歌做了最准确的鉴别,甚至她从来不会为一张专辑开策划会,完全凭直觉,从来不管什么风格不风格。有一次她录音,有一段声音唱破了,张亚东说补一下,王菲说,反正别人听不出来,没事儿,走吧。她做事看起来很随意,实际上早就胸有成竹。

  张亚东与王非合作的时候,他刚刚担任制作人这一角色,他很希望从王菲这里学到一些专业的东西,但是他说,合作这么多年,他并没有从王菲这里学到什么。“从我认识王菲到现在为止,我从没跟她谈过任何音乐应该怎么做,应该做什么,或者她需要什么这类事情,一个字没谈。如果让我回忆,我跟她的合作没有获得什么很职业化的那种工作经验,我很职业化的经验都是从别人那里获得的。她带给我的是给我完全的想象力,让我忽略掉商业,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,我会觉得特别美好,会有信心。”

  毕竟王菲那时还比较年轻,也不是属于爱出风头的那种歌手,当时活跃在歌坛的歌手,怎么排也轮不到她。甲丁对本刊回忆当时对王菲的印象,就是演出排练间歇总有一些男歌手围着她转。也许王菲不去香港,会跟其他歌手一样,出很多磁带,走很多穴。

  (主笔 王小峰;实习生魏玲对本文亦有贡献)

  王菲很聪明

  甲丁的另一个印象是:王菲在性格上跟她妈妈很相似,也是怪怪的。这也是后来很多接触过王菲的人对她的直观印象。

  原“黑豹”乐队经纪人郭传林对本刊谈到对王菲的印象时说:“别人都凤凰娱乐(fh03.cc)以为她特傲,其实她对什么事儿不是特别善于参与,一般她不爱开玩笑,比较冷的那种。让她帮忙,她能做的,就是点点头,做不到的决不答应。做完了她也不会邀功,不会到处说:瞧,这事儿是我帮着办的。”

  王菲以前开演唱会,话很少,那种神秘感和音乐之间形成的气场很迷人,她在台上的魅力不是在向观众展示她与音乐的关系,如何用音乐讨好观众,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,却是相反。

  当时王菲是“黑豹”乐队键盘手栾树的女朋友,“黑豹”去深圳演出,郭传林希望王菲能帮个忙,希望香港唱片公司的人能过来看看,看看乐队在香港是否有机会发行唱片。王菲帮助“黑豹”乐队联系到香港公司,并且顺利在香港发行唱片,这比北京很多乐队早一步在海外发行唱片。乐队感谢她,她只是说:“这是你们努力的结果。”

  导言:不管熟悉王菲和不熟悉王菲的人,都觉得她是个谜。你可以跟她很熟悉,但未必了解她,连和她合作多年的制作人张亚东也有这样的感受。

  王菲给自己找到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演唱方式,这种方式体现在歌词上,就是她尽量回避与听者之间叙述、沟通什么,而是把听者指向一个没有目的地方。包括她翻唱邓丽君的歌曲,也专挑那些情爱色彩不强的歌曲。

  郭传林说:“王菲很聪明,思维敏感,是个善于观察和思考的人。她的人格很有魅力,她很会自己包装自己,她有些事看的很明白就毫发无损,她很注重自己,非常注重形象、面部表情,调子自己很会定,很明白。到香港以后还是比较冷贵的感觉。那时候王靖雯在香港比较有名,很会处理事,她比较冷的处理方式也不会让人家觉得烦,觉得她就应该这么处理,我觉得她做人也是一个谜。在和新艺宝合约的后期,她有回内地发展的想法,当时北京这块创作空间和感觉比较对她发展的路。为什么她能成为歌后?我觉得跟她自己安排自己比较明白很有关系,知道该走哪步棋。但她知道那时候要奔内地主流估计也没戏,包括个性的东西,内地制作人还没达到她那种高度。”

  王菲唱过一首歌叫《讨好自己》,事实上一个在艺术上有创造性的人,不能太过欣赏别人,老看到自己的不足,会忽略自己的东西。王菲就很专注于自我感受,发现自己。